返回

三州圣域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八十五章 命该如此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[132文学手机站:m.132wx.com]132文学m.132wx.com    秦川寒声道:“想控制我?门都没有!”

    纪澈嘴角一翘,不屑的冷笑起来:“我的敌人,要么被我杀死,要么被我奴役,除此二选之外,便再无其它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控制?只有强者才配被控制,而你只配被奴役。”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敌人,纪澈从来都不会有任何温柔的语言,因为这里是弱肉强食的世界,他可以怜悯弱者,可以怜悯一个老者,但绝对无法怜悯任何一个敌人。

    这不是无情,而且必须掌握的丛林法则。

    面对这满是轻蔑的质问,秦川一句话都答不上来,因为他从纪澈那双带有杀气的眸子里面,已经彻底看明白了。

    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,臣服或者死亡。

    在思想中痛苦挣扎片刻后,秦川终于是咬了咬牙,选择了臣服,好死不如赖活,自己师兄都是如此了,自己还怕些什么。

    纪澈依旧面无表情,对着齐天宇笑道:“果然和你一样,只有站在了死亡的边缘,才知道什么是生命可贵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他手掌一番,一道蓝色幽光飞出,直接射入秦川的眉心。

    秦川还没反应过来,那蓝色幽光已是进入,他心下惶恐不安,里里外外,细细检查了一遍,发现没有任何损伤,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纪澈邪魅一笑,随即打了个响指。

    霎那间,秦川的头上已是浮现出一道火焰标志,他的面庞瞬间变得扭曲,长大了嘴,嘴巴里面发出了不成音的嘶吼,显然是痛苦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主人,饶饶命。”秦川慌乱的匍匐在地上,声音止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他疯狂磕着响头,撞击着坚硬的岩石,不一会,便有着鲜红血液流淌而下。

    灼烧灵魂简直就是生不如死的痛苦,相比之下,磕头的皮肉之苦,完全就不值得一提。

    在旁齐天宇冷嘶一声,不禁感觉有股寒意蔓延到心中,自家公子平时都是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,可对待敌人,那完全就变成了一个来自深渊的恶魔,实在是可怕。

    纪澈缓步走到地上的秦川面前,露出一个邪异的笑容,道:“这次只给了你一个小小的警告,若以后起了什么歹心,可就不只是这点痛苦了。”

    感受着那股灼烧之感的退却,秦川才微微松了一口气,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,他是打心底的有了阴影,此生绝对不想在尝试第二次了。

    “谢主人不杀之恩,我秦川从此为您做牛做马,绝无二心。”秦川郑重宣誓道,生怕自己没诚意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师弟如此,齐天宇也是苦苦一笑,想起当初的自己,在经历了这么一次折磨之后,便是彻底无了反叛之心,感受的只有满满的生命真谛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生命真美好!

    纪澈淡然道:“主人这个称谓不好听,你和齐天宇一样,都改口叫我公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齐川如乖乖孩一样,不敢有丝毫的不敬,连忙拜首道。

    对此,纪澈也没多说些什么,只是漠然的点了点头,然后便领着二人,直奔千影洞窟的大圆盘。

    而此时,所有从千影洞窟出来的人,皆是在此安静的等候。

    看着三人前来的身影,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齐齐保持沉默,唯有眼色大有不同,或有仰慕,或有惊讶,而更多的则是畏惧。

    因为有双眼睛都能看出来,如今的齐天宇和秦川都归顺于这个青年,若是他们不识抬举,冒犯了这位爷,恐怕此行连油水都讨不到。

    看着畏手畏脚的众人,纪澈露出了往常的笑容:“你们都是怎么了?好像是在怕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纪澈如个没事人一样,变回了那个人畜无害的少年,仿佛刚刚什么也没做。

    众人不禁打了个哆嗦,连忙后退几步,非常敬畏的给三人腾出一条宽敞的通道,那尽头自然是还在疗伤的王若岚等人。

    此时,王若岚也是缓缓睁开眼睛,深吸一口气后,平缓的结束了自己的疗伤。

    她刚刚睁开眼,美眸便全部被一张熟悉的面庞占据,脸颊迅速变红下去,羞怯怯道:“你这么看着我干嘛。”

    可纪澈并未回答,只见他眉宇微凝,立起身子,怒喝道:“秦川,还不快来解毒!难不成要我来教你做事。”

    心中惶恐至极,全身止不住的颤栗,秦川匆忙的从腰间乾坤袋取出三瓶丹药,半跪于地,毕恭毕敬的递给王若岚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王若岚也是惊愣,当即用神识细细扫了一遍全身,才发现在她的腹部,一个极为隐蔽的位置下,有着一团黑气在滚动,不停削弱吞噬着自己的血气。

    这黑气就犹如藏于深处的附骨之蛆,一时半会造不成任何影响,但当经过长时间的积累后,会吞噬大量的血气,导致寿命大减,。

    等到察觉时,恐怕连宫台四境的强者都再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不禁打了个寒颤,王若岚毫不犹豫的服下秦川递来的丹药,虽然对后者有着根本无法消除的仇恨,但她总归是相信“初澈”的。

    纪澈的神情变得缓和,冷肃道:“这次就算了,若是下次还这样,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秦川噤若寒蝉,忙不迭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初大哥,多亏了你,要不然我就得命丧黄泉了。”张灵令笑嘻嘻的走来,再次当起了纪澈的小跟班,这也是他安全感的来源。

    纪澈微微一笑,赞扬道:“敢于面对不可能战胜的困难,勇气可嘉。若是再遇到黑沙蝎王,我带你玩点更刺激的。”

    习惯了这种不着边际的玩笑,张灵令直接是学会了顺着往上爬,好奇问道:“什么刺激的?是清蒸黑沙蝎王?还是红烧黑沙蝎王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这些都不刺激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什么才算刺激。”

    “拔它腿毛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听着两人天花乱坠的胡扯,旁边的齐天宇和秦川的面庞疯狂抽搐,脑中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恍惚。

    黑沙蝎王可是顶尖的高阶灵兽,哪怕是灵湖天巅峰强者看见了,那都是要暂避锋芒的存在,你们两个居然还要玩点刺激的?!还拔腿毛?!

    飞天神牛也不敢这么吹吧!

    同时,齐天宇和秦川心情也有些复杂,若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挑事,现在应该也可以和公子欢快相处吧。

    不过想了想,他们倒也没什么该后悔的,因为没有这此的经历,他们恐怕依旧会看不起公子,根本不可能成为谈笑风生的朋友,到头来应该还会是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高傲自大造的孽啊!

    忽然,察觉到一股入骨的刺寒,秦川扭头看去,眼中也是透出浓浓的杀意,不过仅仅是出现片刻,便被彻底压制下去,不敢有丝毫冒头。

    因为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被他斩了一臂的擎炎,虽然心中有着报仇雪恨之意,可这擎炎毕竟是清飞学府的一员,是纪澈维护的对象,所以他只能死死压制住自己的怒气。

    如今丧失一臂的擎炎,底蕴可谓是大大折扣,直接从灵泉天后期直接滑到了中期。而要将这些补回来,恐怕要比最初修炼的更加艰难。

    面色极为复杂,纪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甚至开始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,虽然他和擎炎并不太熟悉,但总归相识一场,对此还是抱有些歉意。

    “不用在意我,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。”最终,纪澈还是笑着拍了拍擎炎的肩膀,示意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若是非要在两人之间选一个,那绝对还是站在擎炎这边的。

    见这种情况,秦川心下不觉一凛,不禁向后退了几步,脸色充斥着戒惧之色。

    齐天宇苦涩的摇了摇头,他疼爱师弟,当然也不忍如此,可他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江,自身难保,哪儿还敢再说些触怒公子的话。

    也许命该如此吧。
" [132文学手机站:m.132wx.com]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