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三州圣域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八十六章 恩怨是非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[132文学手机站:m.132wx.com]132文学m.132wx.com    心想着自己失去的一臂,擎炎死死盯着秦川,目光中露出浓烈的恨意,欲想出手却又迟疑不定,似乎实在考量着什么。

    秦川的心情也是如过山车一般,忽高忽低,现在的他就如同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,只能任人宰割,丝毫没有挣扎的机会。

    瞧擎炎难以抉择,纪澈微沉道:“与其这样犹犹豫豫,还不如快刀斩乱麻,直接下手,放心他不敢反抗的。”

    冷冽的目光投来,秦川心中被寒风席卷,身躯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,寒颤不断,根本没有任何不服的意思。

    擎炎一怔,本来以为这秦川只是屈服,谁知道竟然是被完全掌握,甚至在面对死亡的威胁时,也不敢有丝毫的反抗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遭受了何等折磨?才能畏惧成这样。

    想到这,擎炎再次看了看纪澈,那张面庞依旧的平和,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惧感,可在那双深邃的眸子中,却是暗藏寒光,没有一丝一毫的温柔,甚至不存任何怜悯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在想,为什么我丝毫不阻止你杀秦川?明明他已经臣服于我。”纪澈淡淡一笑,仿佛早已洞穿擎炎的心思。

    擎炎点点头,现在的纪澈显然已经将两人掌握于鼓掌之间,可以好好利用,但又好像根本不在乎似的。

    纪澈转过视线,盯在齐天宇和秦川的身上,极为冷漠道:“因为他们两个对于我来说,不过是手上的棋子,为的只是打头阵,冲先锋,帮我清理一些不必要亲自出手的绊脚石。”

    “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闻言,擎炎微微皱起眉头,疑问道:“可就算您只是把他们当棋子,但主仆一场,您总不该无情到这种程度吧。”

    “擎炎,你还是太过天真了。”纪澈摇了摇头,冷淡道:“若他们二人真是心甘情愿的认主,那我自然也不会冷血至此。”

    “但要知道,这两人之前一心想置我们于死地,所以在本质上来说,我是控制了我的敌人,而不是收了两位仆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虽然听起来差距不大,但在某些危难时刻,却是有着翻天覆地的差别。”

    纪澈眉目凝寒,道:“对待自己的敌人,不能有任何的心慈手软,否则一旦让他们找到机会,那便会成为自己最致命的失误。”

    对敌人的仁慈,就是对自己的残忍。

    自从出了云青山,踏上这片茫茫大陆,他虽然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尔虞我诈和勾心斗角,但作为重生之人的他,心智早已成熟,对于很多事情已有着自己的理解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奸诈红尘之中,他步步谨慎,也是唯恐失足,一步踏入深渊。

    “”擎炎沉默不语,扶着下颚,看来是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这些话字字冰冷,仿佛警惕着世间万物,哪怕是他竟都是无法一时间消化。

    一旁的齐天宇和秦川也听在耳里,但他们并没有傻傻的上去表面诚意,说出一番慷慨激昂的宣誓壮词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话说出来,恐怕他们自己都不会信。

    毕竟,两人之所以会屈服,完全就是被灵魂印记强迫着,从头到尾,那都不是心甘情愿的,自然也从未将纪澈真正的视为主人。

    杀人容易,控心难。

    “是杀是留,全凭你决定。”

    纪澈再次拍了拍擎炎的肩膀,后者也是从愣然中回过神来,听闻了那一席话,他似乎已经是有了抉择。

    擎炎当即拿着大刀,左手表面青筋叠爆,强大的力量自里面涌出。

    雄浑的灵气四方凝聚而来,一道火光闪烁,脚下的枯草瞬间被焚烧成碎片,大地出现显眼的灼烧黑痕。

    感受着熊熊火焰的喷发,以及擎炎眼角闪过的锋锐之光,秦川冷汗直冒,骇然心惊不断,攥紧拳头,想要出手防御。

    可是一想到那灼烧灵魂之苦,他的双手就猛烈颤抖,喷涌出来的灵气瞬间溃散,丝毫无法凝聚屏障。

    而齐天宇则是扭过头去,不忍直视这残忍的一幕,他的牙齿紧咬,瞳眸全是被不甘和痛苦所充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破风声响起,烈焰满天挥洒,刀光狠狠劈斩而下。

    整个天地寂静的可怕。

    而这种可怕的寂静,足足持续了十几息的时间,其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惨叫声传出。

    莫不是一刀封喉?

    带着复杂的情绪,齐天宇缓缓睁开双眸,眼前的一幕,却是让他根本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秦川根本没有被攻击,甚至连新创的伤痕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打偏了?

    齐天宇环顾四周,最终目光定格在了斜后方的一个石墩上,那坚硬的石墩被一分为二,上面有着明显被灼烧的痕迹,显然就是那烈焰刀光所致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”齐天宇口中呢喃,满是是疑惑。

    这擎炎就算是损失一臂,但再如何有不稳的偏差,也绝对不可能偏移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他将视野再次转移,当看到擎炎时,不由的又是猛然一怔。

    发冠落地,散发飘飘。

    此时的擎炎长发披肩,散乱不堪,而在他的脚下,则是有着一堆被削掉的黑发,凌乱无序的散落,微风一吹,便是带起飞扬。

    擎炎正着身子,冷视魂飞魄散的秦川,手上的大刀依旧有着火焰疯狂燃烧,嘹亮的声音响彻在每个人的耳朵中。

    “在灵斗生死台上,你弟弟乃是实力不济,死于我手,但我擎炎恩怨分明,今日便以发代颅,也算是慰藉他的在天之灵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斩我一臂!这仇,我得报。”

    擎炎盛气凌人,就连现在实力比他高两个小境界的秦川,都是莫名的倍感压力,仿佛是在面对一位顶天立地的强者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如何?”秦川心下微沉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伤在身,你也身有束缚,不管谁赢了谁,那都是胜之不武,有损修炼者颜面。”

    大刀猛然插向地面,龟裂的蔓延声传开,擎炎咬牙道:“若是可以活着走出这地灵宫,那我们就相约西岳城的生死擂台,一场解恩仇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这么做?”秦川微微一怔,然后逐渐露出笑容,是那么的庆幸。

    这擎炎缺失一臂,修为倒退至灵泉天中期,而他秦川,却依旧是灵泉天巅峰,两人现在完全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。

    提出在生死台上公平决斗,这无疑是给了他一条光明正大的生路,一条根本没有失败率的路线。

    不过秦川并没有爽快的答应,而是看着纪澈的方向,等求着后者的答复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如此?”纪澈看了看擎炎,倒是没有太大的意外。

    想要抱拳,却发现自己无法做到,擎炎只得左手着抚胸口,坚定道:“初大哥,这就是我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好!那就如此吧。”纪澈欣慰的笑了笑,直接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种方式是第三种选择,可这也是他比较喜闻乐见的一点,挑战不可能。

    在以往的对手和敌人中,哪怕是现在,依旧是有着那么几座高山,无法翻越,可他纪澈就是偏偏不信这个邪,非要来个愚公移山。

    不能翻,就凿了!

    而也正是这一点,才造就了如今天不怕地不怕的纪澈。

    所以擎炎如此选择,倒是让他有些赞赏。

    见此事落定,秦川算是彻底定心,不再无时无刻的心惊肉跳,又一次感受到了生命的美好。

    旁边凑热闹的,也是一片的死寂,不知道该说什么,也不敢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王若岚周围的风旋也是渐渐消散,算是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。

    她缓缓睁开双眸,在那其中,早已布满浓浓的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“擎师弟你这又是何必呢”
" [132文学手机站:m.132wx.com]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